特别代表观点

26 February 2019

  保护儿童不受一切形式的暴力侵害是一项基本权利,国际社会已庄严承诺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保护所有儿童。不幸的是,对全世界数百万儿童来说,暴力仍然是一个严酷的现实。暴力妨碍儿童的发展、学习能力和学校表现。暴力抑制积极的人际关系,引发自尊低下、情绪困扰和抑郁,有时还会导致冒险、自我伤害和攻击性行为。此外,暴力还会给社会带来严重的经济代价,削弱人的能力,损害社会发展。

  根据现有研究,我们认为,全世界每年有多达15亿儿童遭受某种形式的暴力。暴力发生在各种情境下,包括在儿童理应享有安全环境和特殊保护的地方(在照料机构、学校和家庭内)。年龄较小的儿童面临特殊风险,因为他们发声和寻求支持的能力更弱,遭受不可逆转的情感和健康损害的可能性也更大。

  暴力侵害儿童行为虽然十分普遍,但仍然隐蔽、受到社会的容忍,而且往往被视为一种社会禁忌或一种必要的纪律形式。暴力行为鲜有报道;官方统计数字几乎无法反映其规模和发生率。暴力行为往往是由儿童认识和信任的人实施,而且,儿童受害者被公开或含蓄地施压,被迫隐瞒受到暴力侵害的遭遇。这一普遍现象被沉默、保密和社会冷漠的文化所包围,并为普遍存在的有罪不罚现象铺平了道路。

  这是我们迫切需要扭转的一种模式。保护儿童不受暴力侵害需要从只是少数人关注的问题发展成为所有人的优先事项。

26 February 2019

  我们生活在一个日新月异的全球化世界中。一方面,人们在寻求更好的经济机会和更好的生活方式;另一方面,人们想逃离政治不稳定和武装冲突、暴力和歧视、气候变化和自然灾害,这两者是国际和国内移民(从南方国家向北方国家移民、更重要的是在南方国家之间和在南方国家内部移民)的部分原因。

  全世界约有2.14亿人(占世界人口的3.1%)是国际移民,而7.4亿人则在境内移民。据世界银行称,来自所有发展中国家的移民中约有三分之一是12至24岁的年轻人。其中包括数百万18岁以下的儿童,他们要么与父母一起移民,要么独自移民。

  这些数字在今后几年可能会增加,原因是人口动态以及缺乏发展和就业机会,在农村地区尤其如此;另一个原因是环境变化:根据一些估计,到2050年将有大约2亿“气候难民”。

  由于其人口年轻且在迅速增长,非洲将是一个特别受影响的区域。联合国预测,2010年至2020年,仅10至14岁的儿童就将增加2 700万以上。鉴于目前的模式,其中许多儿童将在农村地区长大;当他们长大成青少年时就会希望移民到别处以寻找机会。

26 February 2019

  6月12日,全世界群策群力打击童工现象,结束全球超过2.15亿儿童的困境,这些儿童是这种严重侵犯儿童权利行为的受害者。

  对儿童进行劳动剥削,特别是以最恶劣形式对儿童进行劳动剥削,是实现一个不存在暴力侵害儿童现象的世界这一梦想的主要障碍。联合国关于暴力侵害儿童问题的研究强调,工作场所的暴力行为发生率很高,包括雇主的虐待和对儿童家庭佣工的性暴力。施暴者使用暴力强迫儿童工作、使他们不断遭受剥削和奴役、惩罚和控制他们(包括在年龄较大的孩子合法工作的情况下)。

  在过去几十年中,国际社会建立了禁止一切形式童工的强有力的国际规范框架。劳工组织第138号和第182号公约以及《儿童权利公约》及其两项议定书对剥削儿童行为不留任何容忍余地;它们为国家执行工作提供了强有力的指导。这一领域已经取得重大进展,包括建立了执行这些条约的更好的法律和机制以及解决童工根源问题的更好政策;公众的态度也有明显改变。然而,尽管取得了这些成就,童工劳动继续损害无数儿童的基本权利。其中约1.15亿人被困在危险的童工形式中,他们往往忍受繁重的工作,还遭受暴力的创伤影响。

  在此,我们请全世界与我们携手,共同努力消除童工现象,确保有效保护仍然陷于危险工作中的所有儿童。迫切需要取缔最恶劣形式的童工劳动!

25 February 2019

  随着世界各地有效执行《儿童权利公约》和《残疾人权利公约》,增进、保护和实现残疾儿童人权的方式可以发生范式转变。这种转变迫在眉睫!

  残疾儿童在生活中普遍遭遇受污名、歧视、文化偏见、不良观念和被人遗忘。不幸的是,他们还极有可能遭受暴力、忽视、伤害和剥削。

  尽管数据和研究有限,但现有的研究显示,暴力侵害这些儿童的现象十分普遍:年幼时极易遭受身体和情感暴力,进入青春期后更可能遭受性暴力。

  残疾儿童仍然经常被视为一种诅咒、一种家庭的耻辱、一种社区的不幸。在一些国家,人们认为残疾是巫术和恶灵附身儿童的结果;他们认为,解救残疾儿童必须让儿童挨饿、遭受酷热、严寒或火烤甚至毒打。

  残疾儿童被当作乞丐使唤时,会受到暴力侵害,被迫流落街头,并遭到殴打和折磨,以吸引人们的注意,让人觉得他们值得施舍。

  在学校(往往是被隔离的劣质学校),残疾儿童遭到未受过适当培训的教师的殴打、欺凌和虐待,这些教师不理解也不照顾他们的特殊需要;他们也遭到同龄人的类似对待。

  如果残疾儿童被安置在寄宿机构,那里的工作人员受到的训练不足、工资低、经常受挫,而且群体中充斥着对残疾儿童污名化的态度,残疾儿童遭到身体暴力、言语和情感虐待的可能性达到惊人的水平。

25 February 2019

  保护男童和女童免遭一切形式暴力是2015年后发展议程中不能遗漏的一个关切问题,否则国际社会无法承担其代价。

  事实上,要创建一个使儿童能够健康成长、营养充足、适应力强、受到良好教育、具有文化敏感性以及免受虐待和忽视的可持续未来,必须保护他们不受暴力侵害。在这个未来,人类大家庭所有成员都将享有公平并取得社会进步。

  尽管在实现千年发展目标方面取得了重要进展,但受暴力影响的国家却落在后面。在这些国家,贫穷和营养不良风险较大,儿童死亡率较高,健康状况较差,失学儿童比例较高。

  但是,国际社会可以扭转这一趋势,为此应将保护儿童免遭暴力列为2015年后全球发展议程的一个明确优先事项。

  对世界各地数百万儿童而言,暴力行为依然是一个严峻现实。在社会上被纵容和隐瞒的暴力行为普遍存在,没有地理、文化、社会或经济上的界限,即使在儿童应该感到最安全的地方,例如照管机构、司法机构和学校,甚至家庭中也是如此。

  目睹暴力、经历忽视和创伤、忍受恐吓、屈辱和人身攻击以及遭受虐待和剥削是在儿童生活的连续悲惨状况中频繁出现的问题。

25 February 2019

  时至今日,数百万女童仍在家庭、学校、社区、照管机构和司法机构中遭受身心暴力和性暴力的有害影响。一些国家的证据显示,在卖淫和吸毒女童中,80%-90%曾在家中遭受性虐待和(或)其他形式的暴力侵害。

  可悲的是,这些女童通常也可能与刑事司法系统接触。女童因其年龄和性别原因处于双重不利境地:一方面,她们因“身份罪”等不适用于成年人的罪行而被定刑事罪;另一方面,她们可能因基于性别规范的罪行而被定刑事罪,例如道德犯罪和不适用于男童的严格着装规范。

  女童因轻罪而被拘留,并且往往被关押在不人道条件下,可能遭受警察和拘留所工作人员的性暴力、酷刑、强奸、骚扰、侵扰性人身搜查和其他侮辱性待遇。在一些国家,女童可能会被判处死刑或得到其他不人道的判决,如石刑、鞭笞和截肢。

  在世界许多地方,刑事司法制度被用来替代尚不存在或薄弱的儿童保护制度。遭受暴力行为侵害的女童忍受惩罚而不是得到应有保护的情况依然十分常见。

  女童犯罪往往是被成年人,有时是年长男友和家庭成员剥削、胁迫和操纵的结果。在许多国家,被贩运而遭受精神创伤的受害女童最后因卖淫而被逮捕和监禁。在访问各国的拘留中心期间,我还见到无数被胁迫贩卖毒品的女童。一个女童告诉我,当她(因持有毒品)被捕时,并不知道被放在手中的东西的是什么。

25 February 2019

  2014年,在我们纪念《儿童权利公约》通过25周年之际,保护儿童免遭暴力侵害在全球得到越来越多的重视。立法和政策改革逐步发展,儿童保护制度得到加强。但即使在庆祝这些显著成就的同时,我们也必须认识到,进展太慢、太不均衡、太零散,以致无法取得真正的突破。在各种环境,包括学校、照管机构、司法机构和家庭等儿童应该感觉最安全的环境中,儿童仍有可能遭受暴力侵害。

25 February 2019

  世界正处于制止暴力侵害儿童行为和实现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的崇高愿景的关键时刻。2015年9月,联合国会员国将齐聚一堂,商定新的可持续发展议程。在从现在起至9月底这段不长的时间,全世界有极好的机会确保制止暴力侵害儿童这一最严重侵犯儿童权利的行为仍是该全球战略议程的核心。

  正如我们从广泛研究、儿童本人的呼吁及其经验中最深刻地了解到,暴力侵害儿童行为不分国界。这种行为跨越性别、年龄、种族、文化、财富和地理界限。这种行为发生在家庭、街头、学校、网上、工作场所、司法系统和本应照管儿童的机构中。每个国家都受到影响。防止和消除暴力侵害儿童行为是一个真正普遍的议程。

  这种行为对每个遭受暴力的儿童所造成的影响是巨大和持久的!但除此之外,暴力侵害儿童行为还削弱了社会进步和可持续发展的根基。它挤占了社会支出中数十亿美元的资金,减缓了经济发展,侵蚀了国家的人力及社会资本。

25 February 2019

  预防和消除暴力侵害儿童行为是一项道德要务,这项要务建立在《儿童权利公约》及其《任择议定书》以及一系列其他人权文书所载儿童的人格尊严和儿童免受虐待权利的基础之上。《儿童权利公约》几乎得到普遍批准,有力地象征着全球就以下原则达成共识,即任何暴力从无正当性可言,所有暴力均可预防。

  与此同时,人们日益认识到暴力侵害儿童行为有短期、中期和长期的巨大经济代价,要由个人、社区和社会来承担。实现儿童享有在生活中免遭暴力侵害的权利需要对儿童保护和刑事司法系统进行公共支出,以保护儿童不受伤害。同时,需要对预防方案进行投资,以降低个人和社会付出的代价。

  在政府的所有社会政策优先事项中,都存在对稀缺资源的许多相互竞争的需求。因此,要获得充足供资,预防暴力侵害儿童的方案必须证明,相对于其他公共支出需求而言,它们可获得积极的投资回报。为了证明有理由对预防暴力侵害儿童方案进行投资,就需要对不采取行动所带来的财政代价作出估计。

  暴力行为的经济代价大致可分为两类:直接代价和间接代价。世卫组织对这两类代价提供了以下的有用分类;虽然该分类涉及一般暴力行为(包括意外伤害),但也尤其对暴力侵害儿童行为适用。

  暴力侵害儿童行为的直接代价更直接,并且更易衡量,其中包括以下方面的代价:

22 February 2019

 

  联合国在2015年9月通过《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时,承诺努力创建一个以人权为基础的世界,一个公正、公平和包容的世界,一个没有恐惧和暴力的世界。该议程致力于为所有人实现持续经济增长、社会发展和环境保护,力求为儿童和青年提供一个充分实现其权利和能力的良好环境。

22 February 2019

  保护儿童在学校免遭欺凌和其他形式的暴力不仅是一项道德义务,也不只是教育政策值得称赞的一个目标:它是一个人权问题。

  众所周知,校园暴力损害了儿童免受歧视的权利、接受包容性和切合需要的教育的权利、享有可达到的最高健康标准的权利、发表意见的权利以及在影响儿童生活的所有决定中将儿童的最大利益视为首要考虑因素的权利。这些权利载于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在世界上几乎所有国家都有效。

  儿童免受暴力侵害的权利如今也是国际社会2015年通过的《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的一个基本要素。发展议程首次确认消除一切形式的暴力侵害儿童行为是所有国家的优先事项(可持续发展目标16.2)。它呼吁通过教育促进和平与非暴力文化,并为所有人创造安全的学习环境。

  这是一个历史性的突破!但是,只有我们共同努力加速进步才有意义,才会让这一切成为每个孩子的生活现实。时钟在滴答作响,没有自满的余地!我们需要带着深深的紧迫感前行!

  可靠的数据和研究以及世界各地儿童令人心碎的故事让我们认识到,在校园和社区环境下影响儿童的各种形式的暴力中,欺凌是他们最为担心的。事实上,欺凌是儿童拨打求助热线的最常见原因。在对学生进行的调查中,欺凌占据了中心位置;在通过社交媒体对年轻人进行民意调查时,这一问题也引起了特别关注。

22 February 2019

  被判处死刑或被处决者的儿童子女的权利很少被讨论,而且在很大程度上一直受到忽视。在思考这些问题时,必须顾及儿童的观点,这一点极为重要。

  近年来,我们在全球一级看到了一些积极的事态发展:2013年9月,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举行了一次关于被判处死刑或被处决者的子女权利问题的重要小组讨论,秘书长关于死刑问题的报告对这一主题也给予了特别关注。儿童权利委员会在审查缔约国关于《儿童权利公约》国家执行情况的报告时讨论了这一问题。在普遍定期审议进程中也提出了这一问题。

  一些国际和区域人权文书禁止使用死刑,推动废除死刑,并严格规定死刑仅限用于惩罚“最严重的罪行”。大约160个国家已在法律或实践中废除或暂停使用死刑,一些国家已暂停执行死刑。

  尽管不使用死刑已是一种普遍趋势,但在一些国家,死刑的执行缺乏透明度,有时关于死刑使用情况的数据被列为国家机密。不用说,要获得有关被处决者的子女和家庭的信息就更难了。在这一领域迫切需要改进数据收集和开展健全的研究。

  现有研究表明,死刑对穷人以及属于族裔、种族和宗教少数群体的人造成的影响尤其严重。因此,被判处死刑者的儿童子女所面临的污名化可能会因其他多种形式的歧视而更加严重。

22 February 2019

  地域流动一直是人类发展的一个不变因素。然而,今天,普遍存在的暴力、武装冲突、暴力犯罪、粮食无保障和环境退化现象已经达到如此严重的程度,以至于我们在全球各地正在目睹着前所未有的大规模人口流动。许多流动人口是儿童:18岁以下的女孩和男孩,他们为逃离暴力或压迫,或为了在其他地方寻求安全和保护,不得不离开家园和社区。在被迫迁移别处寻求庇护的压力下,这些儿童在旅途中面临遭受暴力侵害和剥削的风险。即使他们能幸运到达目的地,也会面临这些风险。还有一些人最终会被送回原籍国,不得不再次面对迫使他们离开的现实,甚至可能会因为他们当初决定逃离而受到惩罚。简而言之,这些儿童面临一系列骇人听闻的暴力侵害,而许多当局没有能力或者不愿意解决这些问题。这些孩子长途跋涉得再远,也有可能被远远抛在后面。对他们来说,《2030年议程》的愿景似乎遥远而虚幻。